您当前的位置:首页>2016湖南省基础教育质量监测
湖南省首次基础教育质量监测有感
发表时间: 2016-10-26 15:03:11 点击次数: 1223
 

参加湖南省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回株洲其实已经有几天了,因为所监测到的地区住的宾馆没有电脑,一直没有将这些天的所见所闻所感及时发布,这些天其实一直都在回想着湖南省基础教育监测的所见所闻,到现在依旧是感触颇深。从10月8日出发到10月18日返程,整个监测过程包含在路上的时间一共持续了11天,这11天里,我的足迹遍及了长沙、常德、益阳、怀化等多个地区,也正是这11天里的所见所闻,足以给自己进行一次心灵的深刻洗礼,足以撼动一个饱含着深深教育情愫教育工作者的灵魂!

因为此次监测活动面向全省,且牵涉到的样本县有46个,覆盖到的学校有1000多所,覆盖到的学生30多万名,各个县市区抽调的工作人员由湖南省教育厅统一分配成了12个工作组,我被分配到了第六组,我的同事被分配到了第一组,进行了分组后,所有参与本次检测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为期一天的检测实操培训,因为此次监测工作是湖南省的首次,且因为此次监测工作采集数据的准确性关系到全省的教育发展,省厅和省教育质量监测中心高度重视,此次监测的内容高度保密,所有的检测人员在到达该地区之前是不能够领取到答题卡的,而且,为了高度保密,本次样本监测的试题采取学校一个U盘,监测员一个U盘,省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开放一个二维码扫描权限三结合的保密方式进行。任何一方缺少另外的两个条件都无法打开试题库,为了防止泄密,整个二维码登录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超过了时间必须由省里重新开放权限。这么高的保密要求注定了本次的培训只能够是纸上谈兵,所有的省监测员都没有获得实操的培训机会。在进行了一天的培训后,湖南省的首次基础教育监测活动正式开始了,这是一次堪称比高考还要严格的测试。为了防止第二天出现任何突发的情况,当晚,我拿出了工作手册 持续的研读了近两个小时,不仅如此,为了防止遗失最重要的开考密匙和题库——U盘,我当晚还特意到超市购买了档案袋,一个若大的档案袋装着一个U盘,用绳子绑好,这样才算放心。准备工作第三步,为了让第二天的开考顺利进行,我将厚厚的工作手册经过归纳提炼,整理出了若干条,便于自己熟练掌握。一切准备工作到位了后,我才算放心,至于第二天会不会有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大家都不敢想象,毕竟都没有经过实操的培训。当晚我还算是睡了一个好觉:一是源于自己是计算机专业的,对于培训授课老师所讲的各种启动方式,各种问题解决策略,各种硬件问题的应急处理心里基本有底,有道是恐惧来源于未知,一切可能性都已经预知也就没有什么可恐惧的了,二是由于自己回到宾馆后拿着两本省教育厅发放的操作手册逐一整理提炼,基本熟知了监测的各项流程。自己心里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第一场监测活动的地点在常德,我所监测的学校具体在汉寿县的云阳地区,因为监测员的学校由省教育厅随机分配,谁都不知道自己监测的学校距离的远近,还好,我监测的学校离我住的宾馆只有2.2公里。在我们组组员说有的在60公里开外后,我的学校才2.2公里,算是非常的幸运了,这个距离也就意味着其余的监测员要6点出发,我7点30分出发就可以了。当然,后面才知道,除了这一天,随后的每一天,我都是到最远的地方,都是最早出发,这大概就叫做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吧!因为不知道学校的具体位置,监测的当地教育局都安排了相应的接洽人员来接监测员,我是由该校的校长开车来接的,因为距离比较近,不多久就到了监测的学校。考验我的时刻算是真正到来了,在没有进行过任何实操的我们怎么样顺利地组织好这次省级的测试呢?毕竟谁都不希望出现任何问题,这代表的是省教育厅的形象。监测准备工作第一步是开启好服务器和学生机,让所有的电脑都处于待考的状态,很遗憾,学校安排了一个专门的技术员,然而,用我女儿学得《熊出没》里光头强的一句口头禅来说:“怎么这个时候掉链子啊!”居然有半数以上的电脑登录不上考试系统。要知道这时候电脑登陆不上意味着什么,开考准备包括进班检录学生、贴二维码、发草稿纸、发答题卡、二维码扫描开放权限登录等只有45分钟,8:45分开始要给予开考的提示,9点要正式开始。电脑登录不上也就意味着无法正常开考,考试机房内的技术员此刻已是满头大汗,他一个劲的解释说昨天还进行了模拟测试,今天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登录不了。我说,别急,既然昨天模拟测试了,应该大的问题没有,不能登录应该是网络连接的问题,你再看看网络连接上了没有,IP地址输入对了不?我一边帮他检查网络,一边来到了不能登录的机器前。经过细致检查,总算是有了重大的发现,学生不能登录的机器是因为输入网络地址时将HTTP输入成了HTTPS,去掉了S后,电脑终于登录上了。一块悬在半空的石头算是落了地。所有机器登录后,按照省里的监测规程,开始发放答题卡、草稿纸,并贴二维码,因为整个监测包含语文、数学测试、学生问卷和教师校长问卷四个项目,语文和数学需要贴二维码,而打开密件后,算是懵了,二维码省里可能因为是首次进行这样的检测,居然没有注明学科,现实的问题就是担心贴错,怕将语文成绩变成数学成绩,于是,小心为妙,打电话给省厅核实,7条线路,200多名监测员的疑问,占线是必然,不占线才奇怪,多次打电话过去都是忙音,经过不懈地努力,持续地拨打,总算是打通,确认了后面5-8位数字大的是语文,小的是数学,庆幸自己居然贴对了,听说部分监测员贴错了,全部要重新撕下来重新贴,好多监测员调侃自己说,贴得自己一身都是二维码,都成了“二维码侠了。”一切准备就绪后,考试还算顺利,按照省厅发放的操作手册以及自己整理的流程当天的任务圆满完成。回到宾馆后,检测员群内消息炸翻了天,什么监测的时候停电的,监测的时候电脑死机的,因为技术员不熟练无法登陆的,问题不少,省厅的工作人员也在不间断的解决各个监测点遇到的各种突发问题。

我的第二站监测在沅江市茶盘洲镇,听组长说,我的这一站是当天监测的学校中最远的,距离我住的地方有近90公里,为了能够准时的开展监测活动,我必须在早上6点准时出发,而6点出发意味着5点半必须早早的起床。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就早早起床,过来接洽的是当地市教育局的巡视员,经过了100多分钟的车程,我们如期地到达了监测的学校。一路上,我们这组的同伴们在监测群内发去各个学校的路况,有个检测员居然先是走了一段非常泥泞的路,然后上了船乘船才能到达,他所监测的学校在一个岛上。我去的学校虽然距离远,但是路况还算好,都是4米5左右的县道。到了学校后,立马有了一种回到了株洲20年以前的感觉,进学校的是一条煤渣路,进去后一个大大的草坪印入眼帘,没有进行混泥土捣制,更没有铺设塑胶,学校周边的厕所还是旱厕,蹲位还没有冲水装置。到了学校后,我首先来到了监测机房,查看设备的准备情况。只见技术员正忙得不可开交。我走过去,关切地问道:“设备怎么样了,都可以到待考状态了吗?”“不知道怎么回事?服务器不能用了,我正在调试。”晕,一个小时就要考试了,服务器出问题了?我赶紧拿出了应急方案,赶快换一台电脑,把换来的电脑做服务器,将考试系统装在换来的电脑上,不多久,一台老师用的电脑拿过来了,重新装上考试系统后终于可以用了,这所学校因为位置偏远,电脑都是用了很多年的电脑,真担心电脑卡影响监测,还好,四场监测在调试好了服务器后平平安安的完成。学校的校长非常的热情,校长,联校校长,区市教育局的巡视员都一直守在考点外陪着,生怕承担的省级测试有任何的突发状况发生。第二站测试活动在大家的担心中总算顺利完成。

如果说前面两场测试都有一点点小小的插曲,到了第三场应该是基本有底了,然而没有意想到的是第三站益阳资阳县的监测才真的让人印象深刻。第三场监测距离我住的地方又是70多公里,早上6点又早早的起床,与前面两所监测学校不一样的是这所学校居然没有电脑测试机房,这个监测点需要把监测的师生都转运到益阳市第一职业学校进行测试,去的时候70多公里,转运又是几十公里。好不容易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了监测学校,然而,这里的准备却是让人大跌眼镜,测试用的耳机还在盒子里,早上刚买过来,测试用的电脑都要测试了还在调试,只见技术员有些慌乱的在捣鼓着鼠标,见我过去后,他仿佛来了救星:“我调试了一早上了,总是无法进入考试系统,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晕,按照省厅的部署,我们主要是进行监测的,监测的全程由地方安排相应的技术员保障技术服务,可是因为,该学校没有电脑,也就说没有操作过该系统,现在反倒我要成为技术专家了,监测变成了兼职?幸亏省厅有先见之明,抽调人员时候尽量要求熟悉计算机的各种操作,也庆幸自己对计算机操作掌握得还算可以。我自己比对了各种数据和各个程序包,一个重大的发现印入眼帘,原来,技术员下错考场包了,前面提到,保密的需要,打开考试系统需要技术员的考场包,监测员的试卷包和省厅开放2维码扫描三个条件同时具备才能做到,现在考场包下错了怎么能够登陆呢?我拿出了省厅发放的工作手册,将应急下载考场包的网址告诉了技术员,经过下载,安装,调试,扫码后,考试终于开考了!和前面两场考试不一样的是,前面的两场测试除了技术上有些故障和插曲,学生基本十分有序,但因为第三场的考试所测学校属于农村,孩子的常规相比城市十分大,考场有些吵闹,尽管,技术员和巡视员多次提醒,学生有些焦躁不安。回到宾馆后,同组的兄弟姐妹都说,他们的难度也是非常的大,好多学校都没有计算机机房。真的没有机房吗?还是有机房没有及时的维护?个中结果不得而知!如果提前告知省厅,至少省厅会安排检测员带上平板电脑,不至于转运学生,不至于让此次测试组织得这么吃力。非常曲折地完成了第三站的监测。

第四站是在益阳桃江县,经过了前面三站的折腾,到了桃江后丝毫不敢懈怠,思索着考场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并在脑海中制定除了各种与之匹配的应急预案。然而到了桃江后,桃江教育局的准备工作着实令人印象深刻。为了做好这次监测,前期,该县就邀请了省厅电教馆和省信息中心的专家进行调试,同时,该县还制定了详细的检查实施方案,方案中列举了监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诸如停电、堵车、吵闹影响考试等,县教育局与县政府协调,将县电力局、县公安局、县环保局、县交警支队等部门均列入到预案当中,以处置任何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而对于省里的检测员,县教育局也是高度重视,一一安排了教育局工作人员和校长等进行接洽,保障全程无缝对接。这么严密的组考,可见监测的过程必定顺利,果不其然,四堂测试顺顺利利,无一瑕疵,以至于离开该县组内要做总结时,我的留言是:“细致到精致、合规到典范,注重细节,强调标准,狠抓落实,不是好,是很好,非常好,真正地好!”也怪不得桃江作为一个县的教育所取得的效果能够做到省内有名了,凡事有归因。        我的第五站是在怀化的溆浦,溆浦是我此次监测活动最远的一站,从桃江结束后,我应用高德导航进行了一次模拟导航,导航显示的数据是从我住的地方到我监测的学校一共有454.4公里,要知道我的故乡株洲到湖北武汉,出个省也就386公里,这可是在省内啊,路程居然有这么远。微信发出去不久,家人打来电话,说道:“这么不吉利的数字,你是不是删掉啊,估计是454.4,家人联想到了死我死,死!联想到这么远的路程,又都是山路,家人的担心也是有些正常。”我回答道:“发,我发,发……哪有什么不吉利啊,说不定要发财了呢?我调侃道。一个学过心理学的国家级心理咨询师还信这个?”题外话:数字联想是很多人容易犯的一个毛病,当大家都这么想,都认为这组数字不吉利,就势必会构成一种压力,而你要这么想删掉这组数字后就没有压力了,然而,学过心理学的我知道,这种现象就是“从众”,从众能够给人带来压力,可是我不从众啊,我从的是真知!只要是真知,哪怕全世界都认为是错的,我依然要坚持真理,这是对学术的一种尊重,更是对真理的一种尊重,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作为一名学者理应如此。这么多年一直无所畏惧,或许与自己一直坚持学习有关吧!学博物学知人知物,学心理学知心,学哲学知理,或许学了这几种学问很多的恐惧自然就烟消云散了。始终认为:”恐惧来源于无知或对于未来的无法判断,如果做到了知人知物知心知理,你就是钢铁长城,无所畏惧了!”或许知识就是力量的新解也可以这么说吧!言归正传,溆浦虽属怀化地区,但是属于湖南的西部,属于湘西范围,这里的偏远出乎了我们这组大多数人的想象。我监测的学校在一个山谷里,用我微信中的话描述:“山的这边是山,山的那边还是山,自然的山容易翻越,思想的山翻越难啊!”因为我们这组有五个监测员去这个乡镇,因此条件有些雷同,整体条件都很差,有一所学校还建在了1280米的高山上,检录学生姓名的时候让我有了一丝好奇,一个年级四个班居然被分布在了三个楼层,而这所学校只有17个教学班,70度名教职工了,校长说还缺编30多人。学生远的要走30多里山路打手电筒上学,回家的时候也是如此,想到这些,为山区的孩子上学不易捏了一把汗!也对山区的教育多了一些理解。去的时候,一个本组的女监测员还是乘着校长开着的摩托车去的,几十公里的山路,那个女监测员被吹得稀里哗啦的,回到宾馆就感冒了,而另一个去高山的监测员也因为山高气温低,回宾馆后极为不适。和学校的校长进一步沟通后,发现原来因为学生上学路程远,他们学校设置了15个教学点,每个教学点只有两个年级,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的教职工还缺编30多人的缘由了。因为前面几站基本上遇到了各种问题,到了这里,我基本能够得心应手的处理各种突发问题了,在这站监测我和本组的监测员一起分享一些处理突发故障的策略,好像还得了组长得表扬。        时间过去了一周多,然而,此时此刻,因为全省第一次基础教育质量监测而和自己在一起来自全省各个兄弟姐妹的各件往事历历在目,特别是组长为人处事的能力及深厚的文学功底令我们每一个组员刮目相看。兄弟姐妹们,请珍重!用我们第6组监测员胡艳玲校长的一句话说:“记不记得住大家的名字才能显示大家对这份缘的珍重,下面我就来默写一下大家的名字吧——周铁坚、陈健忠、贺琴、王璨、胡艳玲、曹玉宝、李跃中、陈钱、全江大、唐云、李慧、朱蕾、向云勇、黄精华、兰序金、袁杰、萧湘、朱正清、姚维红、许萌、黄文武!应该没有默写错吧!希望各位兄弟姐妹在不同的地区同为祖国的教育事业添砖加瓦,希望各位兄弟姐妹在各自的平台上为祖国的孩子们提供最优质的教育服务!呼吁一句:请大家更多的关注山区的教育,更多的关注山区的孩子!

 
相关新闻